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大咖名流 >

聚焦股价创历史新低腾讯音乐之难过虑了?

2021-08-20 16:10      点击次数:

此前,在国家版权局推动下, www.331997.com !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但是恰恰是剩下最核心1%的版权,为音乐市场最大的公约数。文 戚夜云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让腾讯音乐(TME)股价下跌明显

  此前,在国家版权局推动下,www.331997.com!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但是恰恰是剩下最核心1%的版权,为音乐市场最大的公约数。文 戚夜云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让腾讯音乐(TME)股价下跌明显。今年3月,TME股价创新高,刚攀上32.225美元,罚单之下,创历史新低,为9.51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看似“腾讯音乐之难”,但多位受访者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称,一,对腾讯行为定性为市场集中经营,而非“垄断”。二,TME未拆分酷狗、酷我。三,独家音乐人三年独家版权得以保留。业内人士认为,数字音乐版权之战早已告一段落,2.0时代挖掘新人的“生态战”,腾讯音乐基本盘稳定,经营或影响有限。

  “对互联网企业而言,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的罚款上限只有50万。但是,《反垄断法》第四十八条赋予反垄断执法机构将未依法申报的经营者集中通过拆分等措施恢复原状,以维护市场竞争环境的权限。这才是大型互联网企业最担心的。”同济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旭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表示。

  不仅如此,“腾讯音乐并没有被认定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而是经营者集中。目前认定市场支配地位的有且只有阿里巴巴一家。”某知名律师王铭(应采访者要求匿名)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音乐的处罚,或体现了对国内互联网企业包容审慎的态度。”

  刘旭认为:“仅放弃独家版权,不拆分腾讯音乐、不要求腾讯允许用户自由携带数据转换(没有为用户提供歌单导出的便利),那么,对竞争格局的影响很少。”尤其是保留独立音乐人入口,“客观上,这样的做法会让腾讯音乐成为音乐人的经纪人,催化成一家新唱片公司。”

  然而,刘旭也认为,需要注意反垄断部门人员入职互联网企业问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曾发文《十九届中央首轮巡视反馈:商务部干部流失问题突出》,点名干部流失问题。据悉,2014年-2017年期间,商务部反垄断局离职几名人员中就有加入腾讯的。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统计,当前腾讯音乐签独家版权的唱片公司以及厂牌包括周杰伦为主的杰威尔;五月天、梁静茹的相信音乐;SHE、飞轮海、田馥甄的华研国际;TFboys的时代峻峰;李宇春、蔡徐坤、张艺兴、黄子韬、凤凰传奇等都在TME独家版权范围之内。此前,在国家版权局推动下,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但是恰恰是剩下最核心1%的版权,为音乐市场最大的公约数。

  以杰威尔周杰伦的版权为例,虾米音乐的员工曾说过,“周杰伦”三个字意味着15%的日活增幅。

  阿里曾与腾讯音乐争抢过周杰伦,但最终腾讯音乐“快人一步”。此前媒体爆料称,腾讯音乐为买断周杰伦三年独家版权,斥资5.7亿。

  腾讯音乐曾与网易云音乐产生过转授权纠纷,裁判文书披露,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一年一签转授权协议,三年间仅周杰伦一人单年的转授权费,从870万元暴增至1818.41万元。

  版权费用在音乐平台激烈的“哄抢”之下普遍“水涨船高”。如2015年时,虾米音乐与中国台湾最大的唱片公司之一华研国际签约时版权费仅2000万元,三年后网易云音乐签约独家版权时,费用飙升8倍以上,高达1.7亿元。2021年初,华研版权再次横跳,流转到腾讯手中。

  互联网产业分析师张书乐认为,整个产业进入了一种无限循环,“每几年一轮的版权续约成为了腾讯、网易云音乐之间的商业暗战,水涨船高的版权费用却并没有真正对音乐创作市场和衍生市场带来刺激,反而成为了一道枷锁,阻拦了产业进一步的创新。”

  网易CEO丁磊认为网易云是天价版权受害者,在财报电话会议以及多个公开场合炮轰过市场畸形问题。

  网易云音乐招股书数据显示,去年网易云音乐总营收虽达49亿元,但在线音乐服务营收实际上仅有26亿。而以内容采买为主要构成的内容服务成本,却高达55亿。版权支出远大于营收,这是网易云音乐至今亏损的主因。

  实际上,对腾讯音乐也并没有依靠在线音乐而赚的盘满钵满,一季度在线%,而以版权和收入分成为主的内容成本却有53.6亿元之高。

  某种程度上,与网易云音乐等同的是,腾讯音乐同样被高额的内容成本“拖累”,单凭在线音乐服务收入难以覆盖版权支出。

  CNNIC第47次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6.58亿,增速为3.6%,较2019年的10.3%有明显回落。网络音乐新用户增长减缓,姚记高手论坛33322co,已进入存量竞争阶段。

  腾讯在一季度财报中披露,腾讯音乐MAU已经达到6.15亿人,相比去年的同期的6.57亿下滑6.4%。6.15亿这一数字释放出两大信号,一是,2016年开始长达5年掌握大量核心音乐独家版权情况下,腾讯音乐用户规模已经增长至天花板;二是,MAU的下滑,也意味“独家音乐版权”的拦河坝,在存量竞争阶段“拦截效果”开始减退。

  “在线音乐和在线音频的竞争已经不再也不能是版权大战,而是扶持新的原创力量,寻找衍生产品(长音频、有声书或其他),探索新的可盈利场景。”

  一方面,腾讯音乐交叉持股Spotify、入股环球音乐、交叉持股华纳以及索尼实现与产业链上游版权方结盟,对其他音乐平台早已形成了碾压态势。另一方面,对腾讯音乐造成威胁的,正如其在财报里所说——其他泛娱乐平台,也就是抖音、快手。

  根据Fastdata发布的《2020中国在线月数据为例,在线音乐使用时长环比下降大于50%的用户,其在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软件使用时长环比增长72%。

  腾讯音乐需要构建内容“新秩序”。业内人士解读到,此次监管部门重拳之下,腾讯音乐仍保留“音乐人三年独家版权”的重要原因。而《科创板日报》记者获悉,腾讯音乐不久前,刚签完一批独立音乐人。

  实际上,去年5月,腾讯音乐就已开始尝试放弃独家授权模式。去年二季度财报披露,与环球音乐独家版权合作到期后,采取开放式授权,此外,《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华纳、索尼也与网易云在版权方面均有合作。

  版权之战,对1.0腾讯音乐而言早已告一段落。中国的音乐产业不能“守旧”,而是要往前“图新”,腾讯音乐2.0阶段,则是构建生态,发掘音乐新人。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腾讯音乐与索尼宣布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 Liquid State 的电音厂牌。放弃独家授权模式之后,腾讯音乐联合环球音乐联合成立音乐厂牌。今年3月,与华纳续签长期战略协议时透露,将成立全新音乐厂牌。

  腾讯音乐还与全球五大顶尖厂牌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关系并不是版权合作的买方与卖方,而是涉及激活音乐IP、提供精准的宣发和运营指导、发掘和培养音乐人等多个维度。当《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来袭时,腾讯音乐携手摩登天空推出“联合声明”计划,大波浪乐队×李大奔、马赛克乐队×满舒克、痛仰乐队×黄旭、海龟先生乐队×BewhY联合发步新曲。

  新的赛道开启之后,各大音乐平台频频发布音乐人扶持计划。据统计,仅2020年,各大平台推出各个维度近百种扶持计划。然而在音乐人才和流量的争夺战中,真正能够成为腾讯音乐“破盾”者,仅有抖音等泛娱乐平台。两者的共同点,均掌握互联网时代“王者”级别的流量入口。

  《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报告》数据显示,除音乐平台(93.0%)外,短视频(79.1%)已成长为最重要的音乐作品推广方式。

  当流量成为互联网时代新的“货币”,音乐人的“收入焦虑”已转换成“流量焦虑”。目前,已经有超40万音乐人入驻线上音乐平台,近九成的音乐人最大的希望是提高线上平台的曝光度,其比例远超过对更高收入或者版权的渴望。

  腾讯音乐提出的激励计划,用以吸引音乐人的三大优势之一,为千亿级的流量激励。腾讯音乐方面也强调,未来通过与腾讯内容生态、社交平台生态的联动,如QQ、微信、视频号、朋友圈、腾讯地图等,打开生态内的合作边界。而这恰恰是音乐人尤其是独立音乐人最需要的“流量通道”。

Power by DedeCms